印度媒体:一线医护防护用品不足 20天只发5个口罩


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我一直觉得,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这天,邱琳玉看到了死亡,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

b.过去三年冬季流感季节的ILI患者数量。c.过去三年冬季流感季节的ILI患者比例。

德国总理默克尔于当地时间6日举行了她自结束居家隔离后的首次记者会。她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欧盟成立以来面对的“最大考验”,所有成员国都受到了疫情的冲击;面对疫情及由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欧盟各成员国应展现出强大的凝聚力,团结一致、共克时艰。

没关注照片,心思都在抢救上

2019年10月6日至2020年1月21日期间(2019W40至2020W03),ILI患者数量和在门诊中的百分比。

1月底至2月初,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救护车出车率,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回想起那段经历,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

邱琳玉手持氧枕、救护箱奔跑。这张照片,被刊登上北京的公交站台。 受访者供图

工作间隙,邱琳玉在办公室就餐。 受访者供图

疫情延续了两个多月,岱山120站点,每天都在超负荷运作。临近四月,疫情逐渐缓解,接单量也在下降,“发热病人少了,我们开始陆续接其他病人的急救。”武汉人的生活将要回归正常,“4月8日要解封了,我好想回家看看孩子。”

武汉是中国中部最大的城市,居民人口超过1400万。报告病例的迅速增加表明,不迟于1月8日,新冠病毒的社区传播已在武汉市及其附近地区出现。但由于1月初的时候还无法使用快速分子诊断方法,而且在2020年1月23日之前也仍难以广泛使用,因此很难检测到新冠病毒当时在社区中的传播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