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卫生大臣: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或将升至20万


另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虽然福奇和纳瓦罗在战情室爆发冲突,但福奇与特朗普和彭斯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然而,也有一些官员对福奇观点态度的转变表示不满。

消息人士称,福奇对该指责一脸困惑,因为他曾公开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的旅行限制。

然而,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对于羟氯喹却有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5日,这两种声音终于被引爆,一场白宫“史诗级争吵”上演。

特朗普本人更是对自己的立场毫不掩饰,他在5日的发布会上说,“你有什么损失呢?接受它。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它。但这是他们的选择。他们医生、在医院里的医生的选择。但你想试试羟氯喹,就试试吧。”

此前,对于特朗普宣传羟氯喹的功效,美国食药监局局长以及福奇也曾多次予以纠正,福奇对该药一直持怀疑态度,他3月20日就曾表示羟氯喹没有效,大家所引用的信息是传闻,它未经临床对照实验的验证,但这些纠正并未奏效。

依次为特朗普、纳瓦罗、福奇等人 图自Axios

当“Axios”向副总统发言人凯蒂·米勒求证时,其不予置评。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在特别工作组会议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像昨天那样冲突”,“之前大家发表观点、激烈辩论,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昨天是第一次。”

约翰逊的发言人还表示,感谢收到的“所有温暖的祝福”。在约翰逊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后,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澳大利亚与日本等多国领导人以及英国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纷纷表示慰问并祝愿他早日康复,许多英国人也在网络上表达了对约翰逊的祝福。

报道称,白宫疫情工作组大多成员在羟氯喹被证实前,对其持谨慎态度。而纳瓦罗则积极谈论该药物,相信它有效。与特朗普亲近的福克斯新闻的肖恩·汉尼提、鲁迪·朱利安尼等也一直在吹捧宣扬该药。

里德·库什纳也对纳瓦罗劝道,“你就答应了吧”。最后,大家达成共识,政府的公开立场应该是,使用羟氯喹的决定权在医生和病人之间。